您的位置:

首页> 人妻小说> 酒后干人妻

酒后干人妻 -

青城的夜晚总是那么酷热湿闷。

  在江边一家酒吧的角落里,一个身材消瘦、眉目清秀的年轻人,穿着陈旧的帆布衣服,独自坐在桌边,手里拿着一杯红酒,饶有兴趣看着迷离灯光下的群魔乱舞。

  “唉,在岛上呆了20年,原来外面的世界如此多彩。”乔小浪微微叹息了一下。

  随即乔小浪的目光被附近一位黑衣美女吸引了。

  美女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几岁,波浪披肩,鹅蛋形俏脸上白璧无瑕,柳眉下的杏眼妩媚性感,鼻子细高。

  她手里拿着一杯红酒,面色冷郁,独自坐在那里自饮自酌,偶尔地盯着手里的酒杯怔怔出神,似乎周围的喧闹都和她无关。

  乔小浪没来由突然心跳,感觉这美女有一种让人心折的气场,艳而不俗,冷傲的外表下带着不可侵犯的高雅尊贵。

  乔小浪边欣赏美女边打量四周,不经意看到二楼包厢里探出一个油头粉面的小脑袋,正用贪婪的目光盯着黑衣美女,随即看到油头叫来一个人,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。

  片刻,酒吧经理端着托盘走到黑衣美女面前,彬彬有礼道:“女士晚上好,这是酒吧专为贵宾准备的高级免费饮料,解酒的。”

  柳叶子喝多了酒,这会正口渴,道谢后拿过饮料就喝了下去。

  酒吧经理离开,边冲楼上点点头。

  乔小浪看着,眨眨眼。

  柳叶子,四海集团总裁,她今晚心情很不好,前几天刚经历了一次未遂绑架,惊魂未定,下午又接到了养母的电话。

  “叶子,东子很快就要出来了,你们的事也该办了。”一想到养母电话里无法抗拒的冰冷声音,柳叶子的心就打颤。

  喝完饮料,柳叶子微微叹息,眼神动了下,接着感觉到了旁边腻腻的目光。

  看到乔小浪眼珠子都要掉出来的样子,柳叶子皱皱眉头,使劲瞪了他一眼。

  乔小浪一咧嘴,美女在冲自己抛媚眼啊,一定是因为自己长得俊。

  乔小浪这会心情不错,上午刚领到驾照,下午就在四海集团找到了工作。

  一会,柳叶子突然感到体内燥热,浑身奇痒,身体不由扭动起来,满脸痛苦之色。

  咦,美女怎么突然扭起来了?乔小浪站起来走过去:“美女,你怎么了?”

  柳叶子没说话,身体却扭地更厉害了。

  看美女很难受的样子,乔小浪扫了一眼二楼正手舞足蹈的油头,明白了。

  尼玛,油头不是好人啊。

  先救美女要紧,乔小浪弯腰一把将柳叶子抱起,走出了酒吧。

  乔小海带美女刚打上出租离开,酒吧里冲出几个人,左看右看没人,又怏怏进去了。

  路上,乔小浪问美女住在哪,迷糊中的柳叶子无法说清,于是乔小浪让出租司机开到一家小旅馆,开了间房,把美女抱了进去。

  把美女放在床上,乔小浪揭开美女衣服,吓了一跳,哎,美女雪白的肌肤上布满了红色斑点。

  乔小浪听师父说过,这是江湖流传已久的塞外奇毒黑蜈蚣发作症状,此毒厉害无比,一旦中招,很快就会因心力衰竭气绝。

  而唯一的解毒方法就是阴阳中和。

  看美女难受地扭来扭去,乔小浪知道,再不出手,美女很快就会香消玉埙。

  这么一大美女就这样完了,多叫人心疼啊,乔小浪皱皱眉头。

  “美女,哥来给你解毒……”

  第二天早上,四海集团总裁办公室。

  柳叶子坐在办公桌前,眼睛红红的。

  依稀记得自己昨晚喝多了很难受,被坐在旁边那个贼腻腻看自己的年轻人抱出了酒吧,后面的事就记不得了。

  一早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旅馆房间的床上,浑身光光的,那年轻人却不见了。

  柳叶子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,想到自己宝贵的第一次稀里糊涂就这么被恶魔夺走了,柳叶子难过又害怕,赶紧穿上衣服,飞一般冲出了小旅馆。

  柳叶子这会很后悔,掏出纸巾擦擦眼角,叹了口气,拿起桌上的文件扫了一眼,一愣,看看时间,糟了!

  约好今天上午9点见大佬的,要和他谈一个40亿的大项目,现在已经是8点40,而从集团到市政府正常需要1个小时。

  四海集团虽然创立只有2年,但发展神速,实力已在青城4大集团中位居第三,但毕业于世界顶级大学商学院的柳叶子并不满足,她野心勃勃要把四海集团打造成名震华夏的超级商业帝国。

  而要做到这些,显然离不开政fu的支持。

  柳叶子的司机昨天家里有事请了长假,只好打电话给兼管车队的人事总监米兰,急切的道:“兰姐,赶紧给我派辆车,我要出去。”

  “柳总,车队司机都出车了。”

  “啊——”

  “还有个刚来的叫乔小浪的司机……”

  米兰话还没说完就被柳叶子打断:“让这个乔小浪马上到车里等我。”

  说完柳叶子匆匆下楼,直奔自己的宝马,打开车门,看也不看司机一眼:“快,去市政府。”

  “好咧。”宝马开了出去。

  柳叶子突然感觉这声音有点耳熟,转脸看了下司机,乔小浪正目视前方龇牙咧嘴。

  “啊——”正在行驶的宝马车里发出凄惨的尖叫……

  乔小浪此时很开心,买完早饭回到旅馆不见了美女,以为和美女就此错过,正可惜呢,没想到这么快又和美女见面了,而且美女还是四海集团总裁,哎,好事做到美女上司头上了,不知柳叶子会怎么回报自己,是重金酬谢呢还是火箭提拔,还是……

  乔小浪越想越高兴。

  柳叶子此时很害怕,做梦也想不到,夺走自己第一次的恶魔竟出现在自己身边,而且在给自己开车。

  太恐怖了。

  柳叶子坐在车里手舞足蹈抓狂起来:“抓liumang,快来人呀……”

  “来了来了,老板,liumang在哪里?”

  “在这里,就是你,你这个恶魔!”柳叶子一指乔小浪。

  乔小浪大为不解,正想说话,却见柳叶子继续抓狂:“恶魔,你怎么会开我的车?”

  “我是新来的司机啊,昨晚刚救了你,今天咱们就又见面了,哎,老板, 我们真有缘。”

  “放屁,昨晚你哪是救我,分明是耍liumang。”

  “老板,昨晚的事且听我与你细细说来……”

  “不听不听,恶魔,滚——”

  乔小浪一个刹车,随即打开车门。

  “你要干什么?”柳叶子紧张地看着乔小浪。

  “你不是要我滚吗?”

  柳叶子一愣,随即想起自己要抓紧见shizhang,恶魔滚了自己会耽误大事的,那可是40亿的大项目。

  柳叶子冷静下来,打算办完事再让恶魔滚。

  “继续开车。”

  乔小浪关上车门边开车边嘟哝:“老板,你性子真急,我还没说完呢。”

  “少废话,快开车。”柳叶子很生气。

  “好咧。”乔小浪自顾开车。

  柳叶子看看时间又急起来,还有16分钟到9点,按这速度,要迟到大发了,失信shizhang可不是好玩的。

  “开快点。”柳叶子没好气道。

  乔小浪顿时笑了起来:“老板,你想要多快?”

  “能有多快就多快。”

  “那,飞起来?”

  “你有那本事吗?”柳叶子鄙夷道。

  “不信?我15分钟就能到市政府。”

  柳叶子撇撇嘴:“除非你真能飞起来。”

  “不服我们打个赌。”

  “打什么赌?”柳叶子突然好奇。

  “15分钟之内我赶不到任你处置,到了呢,你亲我口……”

  柳叶子登时凌乱,liumang,昨晚自己不知被他践踏了多少次,亲了多久,竟然还不知足,还要亲,太可恶了。

  “恶魔,滚——”

  乔小浪又是一个刹车,打开车门:“恶魔滚了。”

  柳叶子急了,这是彻底急了,你这是在玩我呢?不带这么无耻的。

  可一想到自己的任务,柳叶子只好应允道:“打赌就打赌, 15分钟内赶不到市政府,立马滚。”

  柳叶子当然不信乔小浪能在15分钟之内赶到市政府,今天迟到已难免,不过能找到借口赶走恶魔也不错。

  “成交,坐稳了。”乔小浪关上车门一踩油门,宝马猛然提速,嗖就窜了出去。

  柳叶子身体猛地一晃,忙紧抓住车把手,心提到了嗓子眼,慌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你大爷,这速度也太快了。

  宝马在车流中飞速穿行,猛穿猛插,竖拦横截,在一个路口甚至玩了个漂亮的漂移,路上车辆行人纷纷躲避,看得目瞪口呆,柳叶子在车里大呼小叫魂飞魄散。

  “吱——”宝马一个急刹,稳稳停住。

  “老板,到了。”

  柳叶子长出一口气,看看时间,8点58,恶魔竟然真以飞一般的速度赶到了。

  9点整,柳叶子出现在shizhang乔森的办公室。

  乔森是个看起来精干沉稳的中年男子。

  “柳总真准时啊。”乔森笑呵呵冲柳叶子伸出手。

  “乔shizhang好。”柳叶子面带微笑刚要伸手,乔小浪突然从身后闪出,抢先握住乔森的手,热情摇着,“哎,乔shizhang,你好你好。”

  乔森一愣,看着乔小浪:“你是——”

  柳叶子一愣,恶魔怎么跟自己上来了?

  “我是柳总的司机,叫乔小浪,乔shizhang,咱们是本家呢。”

  “哦,本家你好。”

  乔森和柳叶子都哭笑不得,柳叶子板起脸:“我和乔shizhang要谈事情,你该干嘛干嘛去。”

  “好好,不打扰你们了。”。

  柳叶子和乔森谈完事下来,乔小浪正在车前晃悠。

  柳叶子刚要拉车门,乔小浪道:“老板,等下。”

  “干什么?”柳叶子瞪眼看着乔小浪。

  “刚才打赌你输了,该兑现赌约了?”乔小浪理直气壮道。

  柳叶子顿时尴尬,本以为这赌恶魔必输,没想到他竟然赢了。

  “来吧老板,现在开始兑现赌约。”乔小浪开心道。

  柳叶子看附近几个保安正往这边探头探脑,不由害羞起来。

  “大总裁言出必行,可不能反悔。”

  柳叶子简直气得牙根都在颤抖,昨晚已经把自己的便宜全都占了个遍,现在还要索取一次自己的亲吻,真是太过分了。

  只是她从来都不是失信之人,说到就要做到,何况这赌约是自己亲口答应的,一时间也是陷入了踌躇。

  “豁出去了。”

  好半晌后,柳叶子脸都几乎被气红了,才看着乔小浪冷冷道:“到车里去。”

  “不,我要在这里。”乔小浪口气很硬。

  “……”

  柳叶子头大了,过分,实在是得寸进尺的过分。

  “大总裁可不带耍赖的。”

  柳叶子无奈,小银牙一咬,翘起脚快速在乔小浪脸颊亲了一口,脸上的通红,也不知是被气的,还是害羞才导致的了。

  附近几个保安愣了,啊,这极品美女竟然亲小司机!

  柳叶子脸色红红刚要拉车门,乔小浪却哼哼道:“不算,重来。”

  柳叶子恼了:“无赖,你欺人太甚。”

  “我没耍无赖啊,老板,刚才打赌说的可是你输了要亲我口,脸不是口啊。”

  “你......”柳叶子傻了,又气又恼,但硬是找不到反驳的理由。

  “大总裁言出必行,我这么做也是为了维护老板的威严。”乔小浪严肃道。

  维护个屁威严,柳叶子有苦说不出,心一横,满怀悲愤,愤怒的又将脸凑过去……

  旁边的保安彻底看傻了,纷纷嘴巴半张,哈喇子往下流!

  柳叶子俏脸通红,愤然窜进车里。

  乔小浪咂咂嘴,冲几个保安挥挥手,然后满意地开车离去。

  宝马开走了,乔小浪和柳叶子都没看到,一个西装革履、气质儒雅的年轻人,正站在附近树荫下目瞪口呆。

  许文正,正太集团总裁,来市政府办事恰好看到了这一幕。

  许文正是柳叶子的狂热追求者,发誓非柳叶子不娶,可一直得不到柳叶子的芳心,没想到今天竟看到心中的女神主动和一个小司机当众亲吻。

  许文正的内心瞬间凌乱了,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了?自己亿万身家的大总裁在叶子心里竟然不如一个小司机?

  宝马车上,柳叶子恨恨地瞪着乔小浪。

  乔小浪边开车边道:“老板,你现在肯定想杀了我。”

  “对,可惜我手里没有刀。”柳叶子毫不犹豫道。

  “可是你不能这么做,不然你会背上恩将仇报的恶名。”乔小浪大声道。

  “我恩将仇报?恶魔,你好无耻。”

  “错了,老板,无耻的不是我,是昨晚给你下毒的人。”

  柳叶子一愣:“下毒?谁给我下毒了?”

  “昨晚你不是喝了一杯酒吧经理送的饮料?”

  柳叶子点点头。

  “那饮料里有致命的奇毒,此毒一旦中了就会全身奇痒,皮肤上布满红斑,很快就会心力衰竭而死,而唯一可以解毒的办法就是……”

  柳叶子想了下,自己昨晚确实有这症状,难道真中了毒?可酒吧经理和自己无冤无仇,为何要对自己下毒?

  乔小浪见她疑惑着不说话,于是又道:“我知道你不信酒吧经理对你下毒,可如果他是受了别人指使呢?”

  “别人?谁?”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若蓝文学]回复数字“190”,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

  “我觉得二楼包厢一个油头嫌疑很大。”

  柳叶子猛然想起自己昨晚在酒吧见到过冯哲的身影,冯哲当时在二楼,打扮地油头粉面。

  顿时心中一紧,难道是冯哲买通酒吧经理干的?

  柳叶子知道冯哲无恶不作,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能干出来。

  乔小浪忽然又道:“那油头你认识?”

  “他叫冯哲,冯氏集团掌门冯鹤年的儿子,青城第一恶少,现在是冯氏集团总裁。”

  冯鹤年?乔小浪心中一动,继而沉思了起来,20年前发生在青城的那起惊天大案,师父提到过冯鹤年的名字。

  柳叶子此时又沉浸在巨大的羞愤里,如果是冯哲给自己下的毒,他当然该死,可眼前这恶魔却打着解毒的名义夺走了自己宝贵的第一次,更不能饶恕。

  冯哲和恶魔都是坏人,自己对冯哲无可奈何,但恶魔却是自己能解决的,过了今天就让他滚蛋。

  “老板。”乔小浪叫柳叶子。

  柳叶子无心搭理。

  “柳总。”

  继续不理。

  “柳叶子。”

  还是不理。

  “叶子。”

  柳叶子眉毛一扬:“闭嘴,叶子是你叫的吗?”

  “叫别的你不应,看来以后我只能叫你叶子了。”

  哼,柳叶子直撇嘴,明天就要滚了,还想着以后。

  “叶子,我救了你,你不谢我也就算了,还骂我恶魔,是不是有点过分了?”乔小浪很委屈的样子。

  “过分个屁,有你这么救人的吗?你分明是耍liu氓。”柳叶子气愤道。

  自己第一次被夺,柳叶子已经认定是乔小浪干的了,更可气的是,这混蛋竟然还狡辩。

  尤其是一看乔小浪那副无辜的扮相,她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恨不得立马杀了这混球。

  “去郊区工地。”柳叶子冷声道。

  “好咧,叶子。”乔小浪一打方向盘,直奔郊区工地。

  “叶子,你和老乔谈得还顺利不?”一会乔小浪又道。

  乔小浪一口一个叶子,叫得柳叶子浑身起疙瘩,板着脸不理乔小浪。

  “乔市长和我是本家,如果不顺的话我可以亲自和他谈谈的。”乔小浪继续道。

  柳叶子撇撇嘴,你姓乔他也姓乔,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,人家认识你是老几啊,真不知道天高地厚。

  半小时后,宝马停在郊区工地门前,柳叶子下车往里走,没走几步,迎面一个40岁左右的小胡子男人挡住了去路:“柳总,我等你半天了。”

  柳叶子看着小胡子,他一直想给工地供料,但她知道小胡子经常在料里掺假,一直没答应。

  柳叶子不冷不热道:“胡总,有事?”

  “有,我供料的事你想好了没有?”

  “早想好了,不要。”

  “柳总,我劝你放聪明点,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小胡子脸一拉,冲身后的面包车一挥手。

  面包车打开,下来5个人,领头的家伙身体结实地像头蛮牛,其他4个人手里都拿着棍棒,摇头晃脑站在小胡子身边。

  小胡子哼哼道:“柳总,识相点,再让我不开心,就砸了你的宝马,然后把你扔进烂泥塘里。”

  柳叶子的脸顿时白了。

  看到柳叶子怕了,小胡子很得意。

  “哎,大兄弟,要砸车,要扔烂泥塘,是吗?”乔小浪不知何时下了车,笑呵呵道。

  “对。”小胡子哼了一声,压根没把这个瘦弱的小司机放在眼里。

  乔小浪转头对柳叶子说:“老板,你先进去,我和他们聊聊人生。”

  柳叶子巴不得,抬脚就走。

  等柳叶子进了工地,乔小浪冲领头的蛮牛招手:“大兄弟,来车里,我给你说点事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蛮牛粗声粗气道。

  “有好事呢。”乔小浪挤挤眼,先进了车后座。

  蛮牛眨眨眼,也进了车后座,关上车门。

  “什么事?有屁快放。”

  乔小浪一把握住他的手:“大兄弟,我叫乔小浪,来,我们交个朋友。”

  “我叫武二牛,江湖人称牛二爷……”武二牛话没说完,突然一阵剧痛从手心传来,脸顿时变了色,想反抗却浑身无力。

  “呵呵,什么牛二爷,我看叫牛二蛋还凑合,是不是啊?二蛋。”乔小浪边说边抬手一拍武二牛下巴。

  咔——

  武二牛的下巴竟然一下掉了。

  武二牛惊惧地看着乔小浪,体内涌出一股寒气。

  “二蛋,你怎么不说话呢?”乔小浪接着用力一捏武二牛的肩膀。

  嚓——

  膀子接着就掉了。

  “啊——”武二牛闷声发出惨叫,汗珠开始往下掉,浑身被巨大的恐惧笼罩。

  乔小浪轻轻摸着武二牛的大牛头。

  武二牛立刻感觉自己的牛头被一股巨大的寒气罩住,随时都有被捏碎的可能,顿时面色一阵泛白。

  该死,今天遇到高手了

  “二蛋,你是不是活腻了呢?”乔小浪的语气很是平淡,眼里却散发一缕寒光。

  武二牛忙用力摇头。

  乔小浪笑笑:“后面知道该怎么做了?”

  武二牛赶紧使劲点头。

  乔小浪轻描淡写这几下,已经摧垮了武二牛的意志。

  乔小浪接着抬手拍了几下,下巴和膀子按上了。

  然后两人下车,乔小浪只是看了一眼小胡子,又看看武二牛,然后就往车旁一靠,抱起双臂,很悠闲的样子。

  武二牛心领神会,迅速完成了思维的转变,得罪了乔小浪,恐怕今天他都走不了,而小胡子只是花了钱的雇主,打了也无所谓。

  旋即毫不犹豫冲身后的小弟一挥手:“砸小胡子的车。”

  4个人抡起棍棒就对旁边的路虎开砸。

  小胡子见武二牛下车,正要发话命令他,谁知武二牛就让人砸了自己的车,顿时傻了,忙道:“二牛哥,砸错了,我要你砸的是宝马。”

  武二牛狞笑一下,一拳把小胡子砸倒在地,接着就用脚踹:“老子不光砸你的车,还要砸你的人。”

  那边4个人热火朝天狂砸路虎,这边武二牛把小胡子抡地满地打滚嚎叫不止。

  一阵痛打之后,武二牛终于一把举起小胡子,直接扔进了烂泥塘,转身讨好地看着乔小浪:“浪爷,您还满意不?”

  “嗯,凑合吧,二蛋,你可以在我眼前消失了。”

  “谢浪爷放小的一马。”武二牛大松一口气,带人鼠窜而去。

  小胡子在烂泥塘里挣扎着爬出来,大脑彻底凌乱,自己花钱雇的人打起自己来了,没天理了,不带这么玩的啊。

  乔小浪晃晃悠悠进了工地。

  看乔小浪安然无恙,柳叶子有些奇怪:“刚才那帮人怎么打起小胡子来了?”

  “小胡子不舍得多给钱,把他们惹恼了。”

  柳叶子将信将疑,却又想不出其他原因

  在工地忙到中午,回城。

  快到集团的时候,柳叶子突然让乔小浪停车。

  乔小浪靠路边停下,看看柳叶子,又看看车外,路边有个胡子头发花白的老乞丐靠着墙跟在打盹。

  “叶子,你要干嘛?”

  柳叶子不理乔小浪,下车去了路边蛋糕店,一会出来,手里多了袋热乎乎的点心,走到老乞丐跟前。

  乔小浪下车,靠在车旁好奇地看着。

  柳叶子把点心递给老乞丐,老乞丐津津有味吃起来,一双浑浊的眼睛不经意扫了乔小浪一眼,发出一缕精厉的目光,转瞬即逝。

  柳叶子这时做了一件让乔小浪很意外的事。

  柳叶子从包里拿出指甲剪,拉过老乞丐脏兮兮的手,开始给他剪指甲。

  乔小浪傻傻看着,堂堂四海集团的美女大总裁,竟然亲自给老乞丐剪指甲。

  给老乞丐剪完指甲,柳叶子上车回到集团。

  柳叶子刚打开车门,乔小浪道:“叶子,等下——”

  “什么事?”柳叶子目光看着别处冷冷道。

  乔小浪伸出手:“叶子,我的指甲也需要剪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柳叶子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,咬着牙只挤出一个字:“滚——”

  乔小浪立刻就滚了,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若蓝文学]回复数字“190”,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滚到老乞丐跟前,笑嘻嘻道:“老爷子,我也想吃,来一快好不好?”

  老乞丐冲乔小浪呲牙一笑,露出金灿灿的大黄牙,抬手往后一指:“你还是先吃那个吧。”

  乔小浪站起来转过身,4个手拿铁棍的彪形大汉正冲他走来,不远处站着昨晚在酒吧见过的油头。

  冯哲带人出去办事经过这里,无意中往车外一看,正好看到乔小浪。

  他一眼就认出这是昨晚坏了自己好事的臭小子,不由怒从心起,顿时下令让4个大汉挥着手里的铁棍,气势汹汹把乔小浪围了起来。